淺談咖啡 : 北歐咖啡遊記(一)

【明報專訊】做咖啡其中一個吸引之處,就是不愁放假時無地方去:位於世界各地的展覽、比賽、農莊、烘焙工場等等,都可專程前往;就算拋開公務,度假偷閒,在不同的城市喝咖啡時,還是會八卦一下人家的冲煮設備,以至招紙包裝,什麼都品評一番。每年的行程計劃,我都會盡量安排拜訪上游產國,以及觀摩下游產業。希望藉此體會市場脈搏。今年,我便履行兩年前的約定,初次踏足北歐。

 

友人的第一個反應是:「北歐種的咖啡好喝嗎?」他顯然不常閱讀這專欄。

 

咖啡館「北歐style」最潮

 

北歐位處於咖啡帶(coffee belt)以外。天氣之冷,足以把阿拉比卡咖啡樹凍死。筆者到訪,是為了感受當地引領着歐洲、甚至全世界的咖啡文化。2010年前後,倫敦很多咖啡館皆以「師承澳洲」為賣點,但現在最貼近潮流的,反而是北歐style。以意大利為首的歐洲大陸呢?很多業者會笑以「傳統、守舊」去形容。箇中分別,是對咖啡原味的表達和追求。

 

精品咖啡,講求以工藝方式去製作,以及鑑賞咖啡豆在不同栽種環境、透過不同烘焙技巧所帶出的細緻風味。所謂「澳洲咖啡文化」,很多時是以牛奶咖啡為主。為了突出大杯鮮奶內的咖啡味,澳洲的烘焙風格一般較深。此舉會導致咖啡豆的個性減少。不加牛奶的話,很易令人覺得焦苦。在當地名店Campos任職的老友Benjamin也曾向筆者坦言,為了遷就大眾,他要把拍賣批次的翡翠莊園藝妓豆炒近二爆 (藝妓豆的茉莉花香和香橙甘甜,在這烘焙程度應該煙消雲散!)對此,他也感到罪過。

 

那麼北歐人又是否特別懂得咖啡呢?

 

旅行前,筆者以為挪威、瑞典是「設計」和「品味」的代名詞。專程拜訪,就是想偷師學習。卻原來一切都是個美麗的誤會!不是說他們的咖啡浪得虛名,而是這股潮流「剛好」降落在合適的土壤,如魚得水而已。對此我會另文再談。

 

挪威人三餐「啡不離手」

 

挪威人愛咖啡,某程度上是因為政府管制酒精銷售。該國國民在三餐前後,甚至夜晚家庭敘舊時都總會「啡不離手」,一日四杯視為等閒。所以挪威的人均咖啡消費,是全球數一數二的。在發現石油田致富之前,挪威的咖啡大多是跟巴西自戰時確立的「鹹魚換咖啡」協議得來。

 

但現在生活水平上升,他們會毫不猶豫從世界各地購入最優質的咖啡豆:對於在挪威三條炸春卷盛惠80港元相比,COE咖啡每杯卅元實在太便宜了!

 

以後一連數篇,筆者將會分享一下在挪威和瑞典咖啡之旅的所見所聞。

 

文﹕Patrick Tam(精品咖啡店Knockbox店主,美國精品咖啡協會、歐洲精品咖啡協會認可咖啡師,美國CQI認可杯測師,Cup of Excellence首位港人評審,www.facebook.com/Knockboxcoffe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