淺談咖啡﹕北歐咖啡遊記(四)

「歡迎來到哥德堡!輪到我們做你的嚮導了。」從奧斯陸乘巴士南下,前往這個瑞典的第二大城市僅需3小時。接待我們的,是曾在香港留學半年的瑞典大學生Harry和Johanna。在挪威期間,這兩個發燒友已經跟隨筆者四處拜訪,參觀過的,還包括老友不對外開放的烘焙工場和貨倉。

 

哥德堡(Gothenburg)位於瑞典西部,是個充滿活力的城市。除了大專院校林立,每年有數十萬遊客到訪出席各式展覽。較知名的,包括有哥德堡國際電影節(Goteborg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)、書展(Gothenburg Book Fair)、國際科學節(The International Science Festival in Gothenburg)以及夏季的音樂節。

 

「有大學之處就有咖啡館」,哥德堡也不例外。剛開業初期,筆者曾在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(Stockholm)一間叫koppi的咖啡店買豆品嘗。時至今日,店主Anne已經成為了北歐精品咖啡名人。跟她一時瑜亮的Da Matteo,就是我們的第一站。

 

戶外自由擺放椅子?

 

從街上看,位於Magasinsgatan的Da Matteo總店就像一座單層高的貨倉。門口的空地,雖說是時租泊車位,但在夏季會被戶外座位佔據。這裏的咖啡店、炒豆機、杯測房和麵包工場並無實牆間隔,吧枱物料也是原木製作,感覺時尚自然。在食肆發牌制度極其嚴謹的香港,這裏定不合格。要在戶外自由擺放椅子?更是幾近妄想。不過話說回來,香港的所謂戶外﹕舉頭望大廈、人煙稠密、來自巴士煞車的刺耳聲浪。買外賣,又可到哪裏喝?

 

烘焙師Patrik已從Harry帶回國的「手信」試過筆者炒的咖啡。雖是初相識,卻已對香港的烘焙風格有了大概的印象。原來瑞典業界最大的挑戰和我們一樣,是要令大眾分辨精品與商用的分別。當地咖啡店雖多,但大多數只是fika(類似工作期間的tea break)的場所。

 

租約以10年為標準

 

之後拜訪的店,令筆者感受更深。

 

Kale’i kaffebar位於住宅區。在一個毫不起眼,被民房圍繞的內庭裏,由一條石頭堆砌的小巷引領到白色的大門。整間店就像一個studio﹕一個餅櫃,一部意式咖啡機。這店的豆,是筆者老友Kafferostare (瑞典語,譯作烘焙師)Per Nordby 的作品。不知是老闆還是店員的女生蜷在梳化上閱讀,整個下午,就只有我們數人光顧。Johanna解釋道,瑞典跟香港不同,他們的營商環境比我們穩定:除了便宜的租金,當地的租約以10年為標準,所以創業者有充足的時間建立品牌。

 

難怪連鎖店在北歐沒有優勢了。